但传统发电企业节能也面临着新挑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将按照《节能监察计划》要求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改革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节能监察办法》(国家发展改革委2016年第33号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办法》和《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广随机抽查规范事中事后监管实施方案的通知》(新政办发〔2016〕17号)规定,结合年度节能工作要点,印发了《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关于下达2018年全社会节能监察计划的通知》(新发改节能监察〔2018〕1号,以下简称《节能监察计划》),全面启动了2018年自治区全社会节能监察工作。《节能监察计划》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明确提出紧紧围绕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以提高资源开发利用效率为核心,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动力,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思想,探索建立自治区相关部门联动机制,充分发挥自治区、地(州、市)和县(市、区)三级全社会节能监察机构作用,严格执行“双随机、一公开”制度,依法强化全社会节能监察工作,对各地(州、市)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审查制度执行,所属2015年以来批复项目节能审查意见落实情况、年耗能5000吨标准煤及以上重点用能单位节能工作推进情况开展随机抽查;对电解铝、水泥、钢铁等高耗能企业阶梯电价执行情况;燃煤电厂节能改造情况;2017年全社会节能监察整改意见落实和2018年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专项监察。下一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将按照《节能监察计划》要求,研究制定各专项监察实施方案,依法对列入年度节能监察范围的用能单位开展监察,对监察发现问题的用能单位提出整改要求,对不按要求整改的进行公开曝光,为完成自治区“十三五”节能目标任务提供保障。

节能减排在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下已是热点,与社会关注的清洁新能源开发、日常生活节能相比,做好传统能源企业节能这篇文章尤为重要。就浙江而言,每年的用能总量已达2亿吨标煤,其中燃煤发电机组用煤约1亿吨,是名副其实的能耗大户,每下降一个百分点的能耗,就能节煤百万吨。而一个投资上亿元、2万千瓦的大型光伏电站,按浙江的日照条件,年均节煤不过万余吨,从这个角度看,传统能源企业节能大有可为。
传统煤电企业降低能耗的难点。通常来说,传统煤电企业节能降低煤耗主要靠装备的技术改进和更新换代。如2000年以来,大容量、高效率、低煤耗的超临界、超超临界60万千瓦及百万千瓦燃煤火电机组成为发电主力,已经淘汰了12.5万千瓦以下中小燃煤机组。“十二五”期间,浙江省火电机组供电标煤耗累计下降14克/千瓦时,每年节约电煤超200万吨。但传统发电企业节能也面临着新挑战。特别是近十年来,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和用电市场的变化,能耗大户燃煤发电企业面临着节能发展的诸多瓶颈。
受煤炭市场的影响,燃煤机组发电成本不断攀升,发电用煤种类多变,对煤种适应性的控制问题严重制约了燃煤机组经济优化运行。2008年后,煤价飙升期,发电企业为节约成本,进行了大量的入炉煤炭的混烧、掺烧,使超临界发电机组更难满足电网负荷调节要求,更难控制在额定、经济的状态,造成了煤耗居高不下。
近十年来,全国特高压电网骨干网架建成,大量省外水电为主的清洁低价电源输入,清洁电能在浙江电量的占比已达四分之一。为保证电网安全稳定供电,处在特高压受电端的浙江省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还需低负荷运转备用,调频、调峰能力面临严峻挑战,常规控制方法已无法满足电网对于大型发电机组深度调频、调峰的灵活性提升的需求。省内燃煤机组承担了调峰压力,旋转备用容量增大,发电负荷率普遍偏低,经济性和节能效率难以发挥。新能源占比不断增加,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的不稳定供电特性,需要作为发电主力的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在频繁负荷调节下低负荷运转备用,机组很难达到额定参数的节能运行。同时,燃煤机组增加脱硝、脱硫装置,逐步全面实现超低排放,大幅提升了烟气排放物控制难度,也增加了发电煤耗。
突破传统能源企业节能发展的瓶颈。做好传统能源发电企业节能降耗的出路在于技术创新。如何解决超临界机组的节能、稳定运行和灵活调度这一矛盾体,使发电机组转化为精细化控制方式。国网浙江电科院主持研发的杭州市重大专项基金项目成果《超临界机组深度节能关键技术及应用》对这一难题有了创新突破。国网浙江电科院组织浙江大学和华能玉环、神华宁海等20余家发电集团大型发电厂共同组成产学研用的项目研发团队,首次通过获取煤燃烧的碱金属含量,对入炉煤种进行在线检测和辨识,调整锅炉燃烧,优化燃料分配,提升机组经济运行能力。目前,这项创新技术已在20余台大型超(超)临界机组上广泛应用和推广。机组平均降低煤耗2克/千瓦时以上,产生的经济效益总额超过9.43亿元,社会效益显著,已取得国家专利授权14项、国际专利公开1项,主编并颁布相关行业标准3部。
同时,在省内电源建设上要加快发展抽水蓄能项目。随着省外来电、风光核等新能源发电的增多,发展抽水蓄能调峰机组势在必行。我省抽水蓄能资源十分丰富,装机容量在30万千瓦以上的站址达37处,应充分加以利用。鉴于抽水蓄能电站前期工作慢、建设周期长的特点,应对抽水蓄能项目提前规划、大力推进,确保抽水蓄能调峰机组与电网调峰需求相匹配,避免煤电机组长期低效高能耗调峰。这是破解传统煤电企业降低能耗难点的又一重要路径。
(作者分别为浙江树人大学副教授徐建华、国网浙江电科院高工罗志浩)

近日,广州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广州市能源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其中提出,推进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建设公交、出租、物流、环卫、邮政等专用充电桩2.6万个、分散式公共充电设施3万个。  其实,建设充电桩只是广州能源发展的一个方面,广州还有54个重点项目,分布在黄埔区、南沙区和番禺区等9个区。新快报记者统计发现,黄埔区分布项目最多,南沙区排名第二位,番禺区和从化区并列第三。《规划》中的能源发展重点项目有超过一半分布在广州东部的城区。  广州将建公共充电设施3万个  《规划》中提到一些能源发展项目,如管道燃气方面,广州要完成管道燃气三年发展计划,实施管道燃气三年提升计划,进一步增加天然气居民用户、一般工商业和服务业用户的管道燃气用户数量,进一步实施LPG气瓶组、分散燃煤燃重油锅炉的管道燃气替代,力争到2019年再新增管道燃气居民覆盖用户80万户、非居民用户1万户,城镇居民管道燃气用户普及率达到80%,管道燃气覆盖范围内气瓶组的管道燃气改造率达到80%。推进物流车辆、专用车辆、跨市客运车辆等交通领域清洁能源替代。  为推进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规划》还对充电智能服务平台进行目标布局,“十三五”期间规划建设公交、出租、物流、环卫、邮政等专用充电桩2.6万个、专用充换电站217个,城市公共充电站58个、分散式公共充电设施3万个、城际快充站10个。  54个重点项目集中在两个方面  《规划》提及,广州合计有54个能源发展重点项目,分布在黄埔、南沙、番禺、从化、增城、花都、荔湾、白云、天河9个区。  记者统计发现,黄埔区分布项目最多,南沙区排名第二位,番禺区和从化区并列第三。《规划》中的能源发展重点项目有超过一半分布在广州东部的城区中。  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天然气热电联产和分布式能源站等项目建设,二是传统煤电项目改造。此外,还有11个重点项目执行范围为全市,例如汽车加油站、汽车加气站、电动汽车充电设施等。  《规划》提及,“十三五”期间将大力促进分布式电源发展,放开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市场,积极开展分布式电源试点和示范,支持分布式能源参与电力零售市场。以工业园区和产业集聚区、城市新区等为重点大力发展天然气分布式电源和冷热电联供项目,支持全市太阳能光伏发电推广应用。  按类型统计,“十三五”期间,广州市计划安排续建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7个、现有燃煤机组节煤减排环保综合升级改造项目4个,这些项目将提升广州市电源支撑能力。而新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最多,总规模150万千瓦,数量达26个,其中位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能源站就有8个。  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成批建设  《规划》,广州市本地大型火电机组目前主要分布在广州中东部、南部,包括广州开发区、黄埔区、增城区西南部、南沙区北部,这些区域也是重要制造业地区。  “十三五”期间,广州将推动建设黄埔电厂天然气热电联产、华电增城天然气冷热电三联供、旺隆热电“煤改气”热电联产、华润南沙横沥燃气集中供热等天然气发电项目,推动珠江电厂、恒运电厂、黄埔电厂现有燃煤机组的综合升级改造,提升骨干电源支撑能力。  同时,围绕海珠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天河国际金融城、番禺万博商务区、大学城二期和国际创新城、黄埔临港商务区、增城开发区等创新枢纽、产业枢纽以及现代服务业负荷中心,建设一批各具特色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建设相应的输变电设施和智慧能源设施,提升城市能源利用效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